流水的和尚 铁打的范冰冰 狗血的新少林

或许这就是命,在新少林即将下线,在我跟老妈就电影再次引发争执的时候,我赶上末班车,终于还是坐在影院,喝着冰冰凉透心亮的雪碧,吃着部分未爆开的爆米花,抱着些许期望,优哉游哉地看起《新少林寺》,这部陈木胜力作,这个夹杂了熊欣欣等老武行的力作,这个看似向旧版《少林寺》无限致敬的片子。我只能说,在该哭的时候,我还是笑了。

最终促使我去看他的源动力是一段采访,每个参与者都在表达他们在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里,体会了这样那样的感受,我们就姑且把它叫做“悟”吧,多少跟片子主题贴切一点。于是我在想,是什么片子可以让每一个创作者演绎者都有所收获,那种对于“佛”或者“善”的看似深刻的认知,那种貌似无比纯净的体悟,感悟,觉悟到底是什么?所以我还是很想去看看——毕竟我还是喜欢《天若有情》,喜欢《三岔口》,喜欢《保持通话》。

其实说到底,还是冲着“陈木胜”这三个字去的。

但是不得不说,新少林,真的很狗血。

一开始的故事脉络是清晰的:一个杀人无数的恶人侯杰,被自己的小弟曹蛮取而代之,死了女儿,被少林所救,在少林期间,参禅悟道,体会每一个生命之不易,每一段孽缘之繁复,最终看破红尘,并决定在自我救赎的同时,救赎那个反了自己,杀了自己孩子,折磨自己妻子的小弟。

这本来应该是个挺吸引人的故事,并且能够在观影后让观众有所收获有所思考,然而不知道从哪一分钟 哪一个画面 哪一句台词 哪一个表情 哪一帧起,故事发展开始完全不知道该走向哪里。侯杰的觉悟显得那么仓促,让人更多觉得,刘德华饰演的侯杰是因为愧疚而冷静的。他杀了自己的兄弟宋虎(这名字,我去~~),然后发现他对自己并无恶意,狗血的是,他一枪打中宋虎后,宋虎仍在倒地后开枪射死门外的悍匪,救了自己的兄弟,他愧疚;年幼的女儿因他而死,他却无能为力,看着女儿弥留之际仍不忘一同归家,他愧疚;妻子愤而出走,彼时的他再没了保护自己女人的能力,他愧疚;他曾蔑视少林,现在却无奈能靠少林庇护,他愧疚…… 于是关于侯杰这个主要人物本应最为深刻最为真切和细腻刻画的内心转变,完全被打打杀杀,刀光剑影和各种各样花里胡哨的拳脚,精湛细致的特效取代,最终让这种由恶转而向善,心灵沉静的过程显得那么莫名其妙。

这个时候,这个故事的基点就变得无比的不可信——试问一个人他怎么就突然转变了?

所以相较于逼真的特技和漂亮的动作设计,或许观众更希望电影能够花更多的心思在主要人物的心理变化上——起码作为观众之一的我,是这么想的。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范冰冰扮演的人物身上(老实说,范冰冰演的还是很不错的)。个人认为,曹蛮折磨完她,范冰冰饰演的人物就可以死了,因为我实在找不出来她仍旧活着的理由,难道就要等她最后对侯杰说那句“我更喜欢现在的你”吗?我们冷静下来想一想,真的有必要吗?结果是,曹蛮造反,她被救到少林,看到女儿惨死,她出走,被曹蛮活捉,淹在水缸里反反复复,摁下去,拉起来,再摁下去,再拉起来,结果还没死,最后造反者攻入少林,她居然还是活生生跑掉并且万分感慨地看着山下早已一片狼藉的少林。这对于那些众多随随便便就被杀死的少林弟子来说,真是狗血中的狗血,不公中的不公。她被救回少林寺的时候我就在想,这怎么办?侯杰活着,他出了家,老婆也活着,这倒还是不是夫妻呢?结果她出走了,我以为,范冰冰的戏份,至此了结,我们也就不用再纠结皈依佛门的军阀是不是还要跟这个漂亮的女人做夫妻。谁曾想兵荒马乱的,这个美女竟然还能让谢霆锋演的曹蛮弄回来泡水缸,好吧,流水的和尚,铁打的范冰冰。

就我而言,我觉得这个不死的老婆对于侯杰的转变,还真是不如那个早早惨死的女儿。说得不太好听,就是——留她何用?

然后是曹蛮。越往后看,越看到各种狗血诸如不死范冰冰后,窃以为,整部《新少林寺》只有这个人物是最为丰满最具闪光点的。谢霆锋的演技的确不俗,此次的表演可圈可点。他一出场,那种邪恶到骨子里的感觉就显现出来,我不得不说他把曹蛮这个角色把握的太好了。纵然内心转变仍旧突然,但是最后那个释怀的表情也确实做得到位。至于转变的突然,我只能说,这是导演的错。

我说曹蛮变得太快了,这顿悟也不带这样的吧。我爹说他看到自己的大哥(侯杰)为救自己两度献身,最终死在房梁之下,怎么就不能顿悟?我必须反驳。侯杰呢?侯杰知道宋虎无意与自己争夺登封城,还是杀了他,在其倒地后仍救侯杰一命,这也是瞬间的事情,侯杰有否顿悟呢?——没有。否则他怎么会在女儿救不活的时候,仍叫嚣着要杀了全少林的和尚。所以对于曹蛮的处理,也真是太仓促和粗糙了。一个杀人如麻,冷酷无情的刽子手,他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参透禅机,一下子就开始忏悔呢?至此,仅剩的一个趋于丰满的人物宣告破灭。

或许曹蛮拿着半截劈开的木条趁侯杰不注意,走过去捅死他,才更符合彼时这个人物的内心不是吗?虽然很是残忍,但是这样是不是才是这个冷血的军阀内心,最最真实的写照?“你不死,我睡不着。”而不是“别再错下去了。”

狗血的就是没有,曹蛮还是很有天赋的参透了,他看到了自己造下的孽,他看到了自己内心最最黑暗的邪恶,他看到了生灵涂炭……于是我在最最应该哭泣的时候,无可奈何的笑了。我只能说,《新少林寺》借用了少林寺的同时,少林寺也着实拿他做了一把彻头彻尾的宣传,难听的,就是一部特技出众,动作设计花哨的带有情节的少林寺旅游宣传片——“各位游客,这就是电影《少林寺》和《新少林寺》的拍摄地,嵩山少林寺塔林……”。方丈兼电影总监制释永信于是永生了。

当一个故事的基础开始越变越虚假越变越可疑的时候,再多绚烂的特技,再多宏大的场面和潇洒的拳脚,甚至于个别演员出众的表演都是空白。最终它们都会变成供人们诟病的笑话——比如成龙带着浓重港台腔的河南话。

 

总之有点失望吧。

本文由hga010皇冠app-hga010客户端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流水的和尚 铁打的范冰冰 狗血的新少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