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是唐僧你笑得出来?

2B日为了庆祝小珑小姐生日,在一圈电影里面选了这个。

其实是个挺尴尬的片子,打起来非常安静。当时的感想就是,冯绍峰演唐僧太合适了:那纠结在心的气质,那苦口婆心的姿态,以及那楚楚动人的发红的小眼眶。
我要是孙悟空我也跪下来喊师傅。
所以电影最打动我的那段,大概也是唐僧眼眶最红的那段。唐僧说我相信我看见的东西,你相信你看见的东西。你能不能信我一次。
-------------------------------------不正经非影评---------------------------------------------------------------------------

这段话其实还挺有意思的,虽然不说多深刻,单是也阐述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和不理解,那谁不是说,“他人即地狱”。

不管是西游记本篇还是后来各个影视动画的再叙,观众往往都处在一个全知的上帝视角。没办法,西游记作为大家从小听到大的第一著名IP,故事情节设定自然耳熟能详。由于处在这样的视角,知道“这女人是白骨精变的”,“白骨精要吃唐僧”,这样的设定,自然会嫌弃唐僧认人不明。至少,我从小都觉得唐僧是个花瓶,作用和女神雅典娜差不多。

但是在影片里,冯绍峰红着眼眶提醒我们,作为唐僧的立场,你们想过吗?
去西天取经的路上,身边有4个(你们不要忘记小白龙呀)各怀鬼胎长相妖怪实际也确实很妖怪的徒弟,你笑得出来?好不容易能够看见一个正常人类,简直都要抓住老乡诉二十分钟衷肠了。而现在,妖怪说人类其实是妖怪必须一棍子敲死,反正作为一个肤浅的人类,我不太能接受。
当然这些是表层意义上的最肤浅的情况讨论,事实上我相信唐长老,一个笃信我佛理想的好男儿,在和妖怪徒弟们打交道的过程中,应该有更深的觉悟和圣母心才是:九九八十一难,为渡不为杀,劝下一个是一个啊。

在三打白骨精这一魔幻的语境中,总让我想到两个有意思的问题,一是标签,二是未罪。


最近比较火的标签当属凤凰男,当然还有很多喜欢把“don't label me"挂在嘴边的少男少女,遇到这种人我的第一反应都是"OK, I label you as a "don't label me" person.”分分钟气死他们。
标签是个很大的范畴,比如妖怪就是一个大标签,只要符合要求就可以往里扔,这种简单的归纳总结也就是标签存在的客观意义,而事实上,所有的标签,不管是直男癌,外地人,还是别的什么,都有其客观描述的成分,而让人真正为难的点在于标签背后的延伸含义。每个人基于经验的不同,对于某个标签的延伸含义是不同的。

孙悟空对于妖怪的定义就是,坏人,来吃我师傅,一棒打死。这一方面反应了贴标签好的一面:简单快捷,非常有效,尤其是对于一个战斗中的强者而言,可以最大程度上护得唐僧周全。老子干翻你就是了,还费那事儿?俗话说得好,“红名都是怪”。

而唐僧对于妖怪的定义会更复杂一些,一方面可能是基于弱者的逻辑,打不过我们还能讲道理;另一方面则是出家人的理想抱负:渡化终生。
身为唐僧,不禁要问:是妖怪,就一定会害人,而且要一棍子打死吗?

孙悟空的火眼金睛到底只能判断对方是何出身,会不会行恶,只是一个概率事件。难道要因为眼前这个家伙十有八九不是好鸟就打死吗?甚至,都知道对方就是坏人,只不过还没有动手只是活动活动心眼儿,就不能再有活路吗?

在这里可以crossover一下日漫Psycho-pass和斯皮尔伯格的少数派报告。一般来说对于未罪的讨论看来是一个很魔幻或者很科幻的问题,毕竟现在的我们不可能预测未来,只能根据标签进行一个预判。这个预判是不是正确,或者说,我们是不是应该为了追求安全高效而忽略个案,是一个两方都可说的辩题。甚至,在发现白骨精确实不是好鸟之后,是不是仍旧应该给她一个渡化的机会。(说到这里,我理想的白骨精应该女权一点,拒不接受渡化。妈蛋老娘才不要再世为人受你们的恶气啊。白骨精一渡化,立刻显得骷髅手国王的存在好没意义啊。)

北大法学院史诗案例作者车浩老师告诉我们,“法律人应该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有一种对人情世故的洞悉。……一个希望为这个社会和国家承担更多责任的法律人,不仅仅是要完成准确惩罚犯罪行为的技术任务,同时,他也能够看到并会努力改变引起这种不幸的外部原因,来最终减少人们的不幸。”

唐僧的理想是不是也是这样。

所以想想看,如果从唐僧视角改编一段三打白骨精,应该也会很有意思吧。

(如此逻辑不清表达不畅的我,大概只是被冯绍峰的红眼眶迷住了。)

本文由hga010皇冠app-hga010客户端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你要是唐僧你笑得出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