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朦胧的阳平关大战战况分析

汉中阳平关下,曹操遥望那沿山脊筑就的城墙,起伏绵延,犹如横空巨龙,张牙舞爪;城墙之外,十余处屯军木寨参次有序,组成了阳平关的前哨屏障。曹操不由哀叹:“听他人的揣度行事,少有如自己心意的时候啊!”

既然苦撑数月来到这里,总不能一见敌人有防备就扭头而回吧?总得打一下试试呀。

曹操基本不抱什么希望的下令上山攻寨,为什么不直接攻城?早呢!不清尽敌军外围屯军,连阳平关城墙的边也靠不上,攻克阳平关?现在连想象都谈不上。

事实也没出曹操之预料:曹军疲惫的攻山部队实在已是强弩之末,拼尽体力爬到山顶,也就只有挨打的份了,敌军依仗有背后的坚城支持,又持绝对地利,一阵弓弩檑石,曹军死伤成片,血肉狼藉,事情明朗了:进攻等于送死!

可是,回军就能如愿吗?大军粮草已绝,千里回师于荒山野岭,也与自杀没有什么区别!

曹操只能两害相权选其轻了,回程也就是仅与天斗、与地斗,再与自己的肚皮斗;继续耗在这儿,那就要再加上一样:与人斗!去留都难其乐无穷,还是及早回军去秦岭里挖野菜吧,若拖到了秋尽,野菜、树叶也难寻觅,全军定成饿殍!

退军令下,宿营山上的士兵却无法通知到,曹操派大将军夏侯惇、将军许褚连夜上山传令,并掩护山上兵还,敌军如知道曹军回师,哪能轻易放过这些疲饿残兵?只能趁夜偷溜,期待天师的“鬼卒”莫要觉察,即算万幸。

对于自己的无奈决定,曹操是这样解释的:“汉中这破地方,不过是个妖妄之国,能有什么作为?我们火速回军就食要紧!”――老孙不禁要问魏公了:早知今天,费劲来这儿旅游干吗?还变相给荆州顶牛的刘备、孙权劝了架,如等上一年半载,尤其是等孙刘两家打他个地覆天翻,那时岂不自收“卞庄刺虎”之利?

也就是因为张鲁出一万“鬼卒”相助马超而已,正主马超都跑到益州去了,拿从犯张鲁撒什么气?

这两害相权所得的结果,行军主薄刘晔就不同意,既然回军也近乎死路一条,那何妨豁上进攻?一面飞骑禀报给曹操自己的意见,一面整军所部,随夏侯惇、许褚部一起上了山。

山路生疏,夜雾弥漫,夏侯惇与许褚的部队竟摸迷了路,见灯光处即莽撞靠近,竟然误入了守关的张卫营寨,谁知道张卫的“鬼卒”竟然更怕夜鬼临门,哨兵们一见曹军摸了上来,一片惊呼溃散,营中熟睡的“鬼卒”们更是不知所以,全营大乱,一起逃向关上。

这是真正的胡打乱撞得生路,无意插柳成阴凉,夏侯惇与许褚占据了张卫的营寨还不知道咋回事,犹自纳闷:怎么不接令都跑了呢?

率部跟进的刘晔心里清楚了,向两位传令官解释:“我军现在已经攻占了敌军的要地大营,敌已溃逃,赶快趁势入关吧!”

夏侯惇哪会相信有这样的好事?亲自巡营查看,方才领悟自己中了超级大采,天上真掉元宝了!

一面飞骑追报已经动身回武都的曹操,一面跟着张卫的溃军上了平阳关,关上的“鬼卒”们更熊,连曹军的人影还没瞧见,在张卫以身作则迅速夜遁的感召下,一轰而散,曹军既占了险关,又进了饭店:关上粮食、肉干有的是!

这场令人啼笑皆非的“阳平关大战”,史书有多种版本:魏书-《武帝纪》为了显示太祖英明,说成有意退军示弱,继而出奇兵夜袭攻关,一举破关――此论难经推敲:示弱退军是为了诱对方出击,可是阳平关守军并未出击,也就是并没有上当;至于说导致守军疏忽,也难以成立,好像张卫守军并未疏忽,因为魏书《刘晔传》中记载了与《武帝纪》矛盾的情景,是刘晔劝曹操放弃退军,全力进攻,并且由于刘晔布置了大量的强弩部队作为前锋,方才破关。

裴松之引注《世语》中说是有数千麋鹿夜间惊扰了张卫的部队,引发溃退――这更是个笑话:攻关数十天,还能有几千麋鹿呆在战场附近等死?有那么多麋鹿,曹军还愁吃的?所以这条“麋鹿部队”多是出于人们想象而成立。

不过,裴松之还引用了一条重要的注释:是曹操重臣董昭上的表章,这却是不能随便杜撰胡说的,老孙上面的离奇战事就是采信了董昭表章中对阳平关战事的介绍,就是与史不符也不关老孙的事了,是那董昭在表章中故意贬低了太祖英明――这可能吗?

不论张卫守军溃退起因于什么,但溃退逃亡是确实的,这下南郑的张鲁傻眼了,怎么办?还是按天师领导最初的决断:投降吧。

当初主力劝阻张鲁“缓称王”的阎圃提出异议:“现在势穷投降,哪里是时候?被迫放下武器,功劳必轻;不如先远走巴中,联合巴、賨夷帅朴胡、杜濩、任约等,与其相拒,然后请降,功劳必多。”――这阎圃在投降技术上不亚于贾诩,也是位投降大师!

张鲁一贯听从下级的任何意见,当即率部奔南山入巴中避战。左右欲烧掉宝物、粮食仓库,张鲁这次不能听下级的意见了,既然逃亡是暂时的,投降是长远目标,哪能做得罪将来的主人的事情?

训斥左右:“我本来就准备归顺中央政府,只是时机还没到,现在不过暂避锐锋,对中央军并没有恶意。宝货仓库,先行捐献给国家吧。”于是尽责封藏,方才退去。

这是个向曹操示好的信号,曹操率军进入南郑之后当然明白,马上派人前往嘉奖慰问,看来这张鲁投向人民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福又双至曹操,汉中全境降服,江淮那边张辽已经大胜孙权――不过曹操倒不可能立即获此捷报。但曹操从出兵汉中那天始就没有对后方忧虑过,要不,能倾主力西进吗?

前面就是刘备新骗得的益州,曹军既已得陇,该望蜀否?

史书记载曹操说了那句名言:“人苦无足,既得陇,复望蜀邪!”

当年反对曹操做此决定的有后来赫赫有名的司马懿,其时正任曹操的丞相府主簿;再一个就是行军主薄刘晔;现在反对曹操此贻误战机举动的几乎是所有史家,多名大师。

那么,曹操真的决策错误吗?

本文由hga010皇冠app-hga010客户端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 至今朦胧的阳平关大战战况分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