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岛芳子枪决经过 川岛芳子没死只因找了姐姐做替身

段连祥的承诺

段连祥在东兴楼接触到川岛芳子后,曾用日语写了一封长信,通过川岛芳子的秘书小方八郎转交川岛芳子。表达了他对芳子小姐的倾慕之情,还说日后芳子小姐如有需要他段连祥的地方,他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当他再次去天津东兴楼饭庄吃饭时,从饭庄堂倌手里,收到了川岛芳子给他的回信。内容大意是:感谢厚爱,对他的情况有所了解,也知道他舅舅是满族正黄旗人,与其生父肃亲王善耆、养父川岛浪速、舅舅松冈洋右等均有关系。日后如有需要,一定会麻烦他的

其实,段连祥也没有想到,给川岛芳子信中在所不辞的承诺真有兑现的一天。

川岛芳子没死

1948年末的一天,段连祥正赋闲在沈阳浦河的家中,想不到,他在四平伪警察学校时的同学于景泰找上门来。

于景泰告诉他,在村子外的公路边上,还有两个人,请他去见一面。段连祥也不迟疑,跟着于景泰出了村子就直奔公路。

在村外的公路边上站着一男一女,男的中等身材,微胖,似曾相识。

这不是警校时的教官七哥吗?段连祥认出来,面前就是四平伪警察学校的日本教官秀竹,人称七哥或直呼老七。

女的个子不高,穿一件黑色的棉布袍,头上裹着严严的黑色头巾,胳膊上挎着一个布包裹,只有两只大眼睛机警地审视着。段连祥没想到,面前这位有些憔悴的女人就是昔日的偶像川岛芳子。

经过叙述,他才知道川岛芳子没死,死的是个替身,她被秀竹带着逃跑,开始在北京深山的几座寺庙里周旋,知道段连祥会看风水,长春曾是伪满洲国的首都,川岛芳子对长春有着特殊的感情,她才来投奔段连祥,让他在长春选择一处风水好的安身之地。

几经考虑,段连祥和于景泰安排川岛芳子住在长春新立城的一处平房,川岛芳子化名方姥,于景泰1966年去世后,段连祥独自照顾方姥,直到她1978年去世。

川岛芳子枪决经过

1945年8月15日,裕仁天皇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

1948年3月25日,被关押在北平第一监狱的川岛芳子迎来了人生的最后时刻。清晨6:40,一生枪响,刑毕。

监狱大门外等了半宿要看热闹的人们,北平的十几家大小报社背着照相机的外勤记者,都被拒之门外。据天津《大公报》报道:金逆璧辉昨晨处死,遗尸已由日侨领去举行火化,北平记者采访被拒记联会提抗议。

没过多少天,北平的报纸上又一则关于金璧辉(川岛芳子)的消息,把刚刚沉寂的北平城再一次震撼了,最新消息:金璧辉(川岛芳子)的死刑替身是刘小姐!

一个名叫刘凤贞的女子死刑替身刘小姐的妹妹,先后两次投书河北省高等法院及报社,揭露和控告有人买她姐姐做替身的经过详情。

川岛芳子的替身

信中这样写道:

我姐姐刘凤玲,她是个孝女,面貌像金(璧辉)一样,也会日文日语。我母亲听我盟哥刘仲侪的话,把我姐姐的命卖了十条黄金。临执行的头天晚上,见到监狱二科万、王两位科长和典狱长吴大人,他们才给了四条金子,欠下六条,说过几天就给。

当年参与执行枪决川岛芳子的人都已作古。王庆祥找到1948年3月25日《北平日报》等报纸的报道和金璧辉(川岛芳子)被执行死刑后的尸体照片在一群与行刑有关的人员围观下,两个记者模样的人,正在拍照停在木板上的一具女尸。女尸长发圆脸,面容有些模糊,体型微胖。

而据从日本找到的G.H.Q参谋第二部(G2)记载:从其遗体所见,由头后部射入炸子,导致粉碎性毁容,难以辨认死者正身。但在服刑中芳子仍然是男式短发,而尸体却是女式垂肩长发,而且对照遗体照片,短粗长发的死者,并非小巧玲珑短发的芳子形象。

王庆祥等考证学者再次找到吉林省公安厅影像鉴定专家台禄林。现代的鉴定方式非常先进用电脑将川岛芳子行刑后的照片立体化,再作骨骼鉴定,与川岛芳子生前照片对比。

鉴定结果令人瞠目结舌尸体照片与川岛芳子不是同一个人。

《朝日新闻》电视台编导后藤华说,花费百万日元而完成的这一项鉴定已有结果,行刑后躺在门板上的女尸不是川岛芳子的概率为99%。

本文由hga010皇冠app-hga010客户端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 川岛芳子枪决经过 川岛芳子没死只因找了姐姐做替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