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公安等:“五位一体、多元立交”现代学徒制的模型建构

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时代,建构具有中国特色的“五位一体、多元立交”的现代学徒制,将政府、行业、企业、学校、职业资格认证考核机构这五个层面的参与者凝聚成一个整体目标与个体目标有机整合、荣辱与共的利益共同体,培养本科乃至硕士和博士层次的高端技术技能人才,是支撑产业经济转型升级、助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有效选择。

基金项目:天津轻工职业技术学院职业教育研究中心课题“基于就业导向的高职现代学徒制研究——以天津轻工职业技术学院模具专业为例”(编号:JSWT1606),主持人:杨公安。

一、现代学徒制的特征及其经济价值

原标题:“五位一体、多元立交”现代学徒制的模型建构及运行机制

关于校企合作人才培养模式,早在中世纪的法国、英国便开始了传统学徒制的探索。早在9-13世纪,法国的“行会学徒制”也开始了学徒制人才培养模式的尝试。1562年,英国政府发布《工匠、徒弟法》,则明确将学徒制确立为一种正式的教育制度[1]。但第一次工业革命催生下的机器大生产,对技术技能人才的数量和质量需求与日俱增,传统的学徒制难以满足现实需求,渐趋被职业学校取代。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学徒制一直处于低迷不振的发展状态。

现代学徒制产生的历史渊源

与传统学徒制规模小、培养周期长、侧重实践缺乏理论、培训内容单一且缺乏体系、以实践能力作为衡量学徒技能的标准等特征相比,现代学徒制则兼具传统学徒制和职业学校人才培养的多种优势。主要特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人才培养规模大、周期短、见效快;可以有效满足产业经济发展对技术技能人才的大规模需求。二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可以全面提高学徒对技术技能的掌握、运用以及研发和创新能力。三是学校与企业深度合作;共同开发相关专业课程、共同参与教育教学管理,切实培养企业需要的人才。四是第三方职业资格认证机构对学徒进行资格认证;提高职业资格证书的含金量。五是职业资格与学位挂钩;技术技能达到既定等级学徒可以申请进入相关学校继续学习以获取相关学历和文凭。六是学徒制贯彻多个教育阶段;在中等、高等职业学校以及应用技术大学开展本科、硕士乃至博士层次的学徒制人才培养模式,以满足高端产业对高端技术技能人才的需求。七是有完善的制度做保障;确保参与学徒制的企业、学校、行业责权利对等,充分调动多方主体参与学徒制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hga010客户端,内容提要: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时代,建构具有中国特色的“五位一体、多元立交”的现代学徒制,将政府、行业、企业、学校、职业资格认证考核机构这五个层面的参与者凝聚成一个整体目标与个体目标有机整合、荣辱与共的利益共同体,培养本科乃至硕士和博士层次的高端技术技能人才,是支撑产业经济转型升级、助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有效选择。

现代学徒制的特征

二战以后,作为战败国的德国迫切需要培养大批专业技术技能人才以恢复发展生产。但不论是职业学校还是传统的学徒制都难以满足如此大规模且实用的技术技能人才。1969年,德国政府颁布实施《职业教育法》,标志着德国最终完成了对传统学徒制的改造,从而确立了具有现代学徒制特性的双元制,被视为二战后德国经济腾飞的“秘密武器”[2]。同样,为满足新兴产业对技术技能人才的需求,英国政府于1993年开始启动“现代学徒制”计划。1994年,正式在14个行业实施;1995年,在全英54个行业推广。现代学徒制将建立在传统手工业基础上的职业培训制度向IT、先进制造、现代服务等新兴产业拓展、复制,从数量和质量两个方面提升新兴产业领域专业技术技能人才的有效供给[3]。

基于现代学徒制上述优势和特征,该培养模式逐渐成为世界诸多国家技术技能人才培养的核心途径。目前,德国企业参与现代学徒制的比例较高,500人以上的大企业参与率高达91%[4]。学生数量仅占大学生总量1/3的应用技术大学,却培养出2/3的工程师。即便是小型企业在各自的行业内也占领全球市场的垄断地位,被称为全球“隐形冠军”[5]。这无不得益于以双元制为特征的现代学徒制为各行业企业发展培养了大批高端技术技能人才。瑞士约有2/3的学生在完成义务教育后进入职业教育体系,其中4/5的学生参加现代学徒制[6]。依靠高素质的能工巧匠创造产品的高附加值,提高国际竞争力。95%的原料和能源以及65%的消费品靠进口,经过加工,70%-90%的产品被增值高达几倍甚至几十倍[7]。芬兰无缝对接的双轨制教育体系不仅为芬兰培养出众多高科技人才,也为制造业、服务业等领域的公司企业培养出一批批熟练掌握专业技能的技工[8]。

与其他类型的教育相比,职业教育的显著特征是人才培养目标定位于动手操作能力较强且能有效满足产业经济发展需要的技术技能人才;典型模式是校企合作、产教融合。也只有在企业的深度参与下,职业院校才能切实培养满足企业需要的技术技能人才,才能从根本上破解人才供需的结构性矛盾。

人力资本理论认为,人力资源是一切资源中最主要的资源。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培育大批高端制造、研发和创新人才,是满足社会经济发展需要、助推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那么,如何有效培养此类人才,无疑成为现代职业教育关注的焦点。

现代学徒制;运行机制;合作博弈;帕累托最优

关 键 词:现代学徒制 运行机制 合作博弈 帕累托最优

据统计,2014年,芬兰全国总人口是526万人。2000-2014年以来,我国培养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人数共计524万人,与芬兰全国总人口接近。“十一五”以来,我国累计培养的职业院校毕业生和本科院校毕业生共计1100万人,是芬兰全国总人口的2倍。而我国人均GDP仅仅为芬兰的1/7[9]。如表1所示。2014年,瑞士、德国、芬兰的人口数量、国土面积分别为我国的1/233、1/27、1/28和1/16、1/17、1/248;但人均GDP却分别是我国的13倍、6倍和6.5倍。另外,在2012-2016年度的国际竞争力排名中,瑞士连续四年位居榜首,德国连续四年位居第4-6名,芬兰连续四年位居第3-5名;而我国则连续四年位居第28-29名。事实证明,现代学徒制是对接产业需求培养技术技能人才的重要路径,更是激发人创造和创新潜能的有效选择。德国、瑞士、芬兰虽然是人口数量小国,但因为这些国家建构了完善的现代学徒制人才培养体系,从而激发了人口技能红利,助推了产业经济的转型升级。而我国因为尚未建构完善的现代学徒制,难以激发人的制造、创造和研发潜能,从而导致我国虽然是人力资源大国但不是人力资源强国,以至于难以助推产业经济的转型升级。

作者简介:杨公安,男,山东单县人,教育学博士,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职业教育学院讲师,天津市职业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研究人员,研究方向为职业教育经济学、职业教育宏观政策;崔晓琳,女,河南焦作人,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经贸管理学院兼职讲师,研究方向为应用经济学、连锁经营管理;赵英华,女,山东单县人,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助教,研究方向为教育经济与管理

hga010客户端 1

现代学徒制的经济价值

中图分类号:G7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751833-0018-05

本文由hga010皇冠app-hga010客户端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杨公安等:“五位一体、多元立交”现代学徒制的模型建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